叙野

霜降 03

03.


肖时钦身心俱疲地躺到床上。心疲是因为高强度复习,迫近的月考像一条疯狗追在每个人后边作势要咬,被填鸭式灌输久了,总会感觉消化不良。身疲是因为社里新进了一批器材,一群缺乏运动的电脑宅在戴妍琦的加油鼓劲中充苦力,肖时钦挑起扛主机大梁,感觉自己像被雪压弯的枝条,看着都悬得慌。

熄灯了,他把头和手机藏进被子里遮光,例行公事地打开朋友圈,最新一条是黄少天长篇大论地总结并抱怨了自己乏味的一天,配一张借着月色只能看清轮廓的可能是自拍的照片。肖时钦不太懂他,学生不就是苦中作乐,高中还要怎么丰富多彩啊,明年有得他好受的。

他切回主界面,系统提示他有个新朋友,自报家门说“我是孙翔!”

肖时钦...

2018-02-09 4 35  

琥珀

一叶之秋:小事情,你还好吧?

太久没看到这个置顶id后出现消息提示红点,一时恍如隔世。肖时钦笑了一下,还是诚实地给他回:“不太好。”W市已经入冬,不南不北的地界,穿得再厚,寒意还是像水一样渗透进皮肤。窗外的霓虹灯亮一整夜,把天空酿成醇厚的酒红,云絮层层叠叠积作一捧,像他手边永远处理不完的战术方案和没较劲过的细节,给人山雨欲来的惊惧感。

常规赛第十六场,雷霆1:9微草。那一个可怜的人头分是在擂台拿到的,三换一的亏本交换。该怎么说呢,那些对于自己和雷霆来说本并不苛刻的要求,落到实处却总是差了那么一星半点,可电子竞技从不会体谅这一星半点,一时不慎,满盘皆输。

为什么呢?是因为没有把战术再掰碎一...

2018-01-07 6 139  

锋芒

“左。”肖时钦说,“50米后安全通道。”

孙翔把耳麦按稳,侧身接过斜地里递来的甩棍一扭一送,那人来不及撒手,身子在半空中旋了个花就跌进同伙的怀抱。没人去扶,孙翔趁众人手忙脚乱跨过他的空当溜号,依言拐进左侧通道里。

果然右边就来了人,脚步声织在一起,摸不清有没有枪。孙翔只得像弹珠一样在两道墙间弹来弹去,妈的,不就一张纸,至于这么多人?他再怎么厉害,吃枪子儿也没得玩。好在年轻身手灵活,足尖点地飞起一脚踢开安全门跳进去,一头扎进墨汁里。

黑暗能极大限制半吊子保安的战斗能力,孙翔如鱼得水,手撑着栏杆扭身跃起,伸展开一双长腿在空中疾划出半圆,精准地勾在两个拿电击器的喽啰颈部,双双嚎着滚下楼梯。有人...

2017-08-17 11 86  

2017上海卷 预测

方锐胳膊一捣吴羽策:“你觉得今年冠军谁啊?”

吴羽策头都没抬:“虚空。”

新赛季伊始总少不了的环节。早有人在论坛分析新科冠军可能,方锐闲得蛋疼跑去看过,大多先简单讲几句我不是针对谁在座各位都是垃圾然后洋洋洒洒地吹自家主队,于是这类猜测就没什么价值了。

他们的斗嘴更没有价值,前有嘉世霸图皇风三分天下,后有蓝雨微草气势汹汹,呼啸虚空这样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战队,冠军怕是只能在梦里得了。

但他们都年轻,刚踏进联盟的新面孔,怀抱拯救战队血洗联盟走向人生巅峰的满腔豪情坐进选手席,眉眼间掩不住的锋芒毕露。叶秋算个屁,老子一脚把他从领奖台上踹下来——每个新人都会这么想,能否...

2017-06-10 5 31  

霜降 02

02.


孙翔站在烧烤摊前用鞋尖拱石块,骨碌碌地在他两只鞋间转来转去。听到脚步声时他抬起头,不远处有人走过来,颀长的一个剪影,随距离愈近而变得清晰。


终于来了,孙翔等得黄花菜都烂在地里了。为了这顿夜宵他潇洒地翘了晚自习,结果人肖时钦好好地上完了两节才从容到场,显得他热情实在过头。


肖时钦的短袖校服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袖口伸出两只纤细的手臂,潮湿的夜风吹过来的时候,空荡荡的下摆就像水波一样荡漾起来。苍白又瘦削,标准宅男没跑了。孙翔不知道他平日里会不会穿得这么随便,不过大家一水儿这么丑的校服,也顾不上什么心机的打理了。


“来啦?”孙翔重振精神,很热络地招呼。


肖...

2017-04-15 9 43  

霜降 01

01.


新出了个套餐,折扣大得几乎是白送,便宜摆在面前没有不占的道理。肖时钦手头本就不宽裕,节约一些总是没错。如果每餐都这样吃能省多少?他下意识地就开始盘算,正好部里经费还有个小缺口,正好还欠部员一顿庆功烧烤,正好宿舍空调出问题——这正好得似乎太多了。


肖时钦习惯了精打细算,用最少的资源博取最好的成果。


他来到这座城市的第二年,餐厅外是飙到三十九摄氏度的夏日,不是水金就是葱绿,到处是裸露的脖颈和长腿,暑热像青春一样嚣张跋扈。


肖时钦用手聊胜于无地给自己扇了两下风,他有些后悔坐在窗边了,即使快餐店里开了空调,阳光这么一打下来,汗珠还是像惊悚电影里在皮肤下攒动的寄生...

2017-04-04 14 68  

剑起!那孙翔才站定仗矛而立,举目远眺还未回神,便听得簌簌风声呼啸,有银芒破空直朝他面门劈将去,迅疾若电闪刺破泱泱苍穹。到底年青,他三步并二步后跳堪堪避过汹汹剑势,折腰翻腕战矛铮然在手,指骨紧密咬合枪柄熟稔起势,不等来人再作二招,挥臂直使枪往小腹入去,只听得啊哟一号,紧随上朗声叹笑:好小子!

开腔是直爽男儿嗓调,尾音却尖细直往天上去。孙翔并步前压腕子转得愈快,一杆矛虎虎生风凌厉半分不减,心下却暗道这声好似哪儿听过,莫不是熟人作怪?怎料一语成谶,银芒回转间剑气大盛若磷蛇狂舞,刮得他头上黑糊糊兜帽滑脱下来,黄澄澄一脑袋敢与手头剑锋争辉。那人也大方,还专腾只手捋过额角,眉眼欲飞气宇轩昂,大有侠客风范...

2017-03-26 1 4  

初曦

一群酒量都不怎么样的人聚在一起,酒瓶转过几轮,讲话都变得不利索起来。方学才站起来给方锐敬酒,两指捻着那小得可怜的酒杯叮地碰到一起,他俩收回手仰着脖子一饮而尽,四周掌声噼里啪啦地响。


按理说告别饭都是一醉方休,但考虑到要喝一晚上,他们还是选用了最小规格的酒杯,婚礼上新郎新娘挨桌喝用的那种,一群单身汉把杯子拈在手里,都忍不住感慨万千。


“就这么点,鼓什么掌?”方锐搁下小酒杯佯怒瞪向李迅,“非得灌醉我?”


“方家人又少了一个,你还不该跟学才哥多喝点请罪?”李迅一边夹走最后一块红烧肉一边笑嘻嘻地挑事,“是不是啊学才哥?”


方学才很给面子地点头称是,剩下的人又开始起哄,方锐在...

2017-02-12 2 67  

两陷

打完比赛他们沿着选手通道往外走,吴羽策的脸色不怎么好,在光线昏暗的走廊上显得有些瘆人。外边的喧闹仍未消散,兴欣粉的欢呼声排山倒海般充斥整个场馆。吴羽策站在台边望过去的时候,那些穿着虚空队徽配色T恤的人们收拾好条幅,斗败的公鸡一样离开了。

失望是肯定的,0比10。

职业选手大多非常善于调整情绪,无论是备战还是与媒体周旋这都是必备技能。到记者发布会的时候,李轩很快换上了一副我很好不用关心我的和煦面孔,吴羽策相形见绌,面无表情地坐在一边。

记者发布会翻来覆去也就是那几个问题,李轩轻车熟路地一笔带过。问到虚空的低迷是不是标志着水平下滑态度不端正,吴羽策不动声色,一条条列举事例喷得那记者灰头土脸。...

2016-08-28 2 33  

那一年戴妍琦十五岁。

下午的最后一节课,她翘着二郎腿在课本上涂鸦,课文的空白处被凌乱的钢笔线张牙舞爪地占领。戴妍琦在笔袋里到处翻找,终于失去耐心把笔袋拿起来往桌上一倒,倒出一大把花花绿绿的笔,骨碌骨碌地滚向桌角,掉到地板上。

戴妍琦撇了撇嘴,猫腰钻到桌子底下捡那支笔,正巧这时机关枪滔滔不绝的讲解戛然而止。戴妍琦的手努力往前够到了那支笔,知道他要开始提问了,于是干脆躲在桌子底下。

紧接着就是一片静寂,戴妍琦心惊肉跳,机关枪犀利的眼神仿佛就落在代替她坐好的书包上。沉默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她弯折在桌底的腰酸得不行,换了个姿势偷偷摸摸地隔着前排同学座位间的缝隙注视机关枪,看着他的目光在教室里转了...

2016-05-25 40  

© 叙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