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野

那一年戴妍琦十五岁。

下午的最后一节课,她翘着二郎腿在课本上涂鸦,课文的空白处被凌乱的钢笔线张牙舞爪地占领。戴妍琦在笔袋里到处翻找,终于失去耐心把笔袋拿起来往桌上一倒,倒出一大把花花绿绿的笔,骨碌骨碌地滚向桌角,掉到地板上。

戴妍琦撇了撇嘴,猫腰钻到桌子底下捡那支笔,正巧这时机关枪滔滔不绝的讲解戛然而止。戴妍琦的手努力往前够到了那支笔,知道他要开始提问了,于是干脆躲在桌子底下。

紧接着就是一片静寂,戴妍琦心惊肉跳,机关枪犀利的眼神仿佛就落在代替她坐好的书包上。沉默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她弯折在桌底的腰酸得不行,换了个姿势偷偷摸摸地隔着前排同学座位间的缝隙注视机关枪,看着他的目光在教室里转了一圈,投向了这边。

同桌被点到名字,急匆匆地勾在椅子横栏上的脚费劲地解下,期期艾艾地站起来回答问题。危机解除,戴妍琦从容地从桌底下钻出来,摊开课本刚刚讲到的那一页,手指在书上大力比划着,“这里这里!”

本来同桌的眼神在天花板漫无目的地转,听到提示立刻飘了回来,斜着眼睛从戴妍琦花花绿绿的课本上分辨出她提示的字句:“豆科植物根部有根瘤菌……”

机关枪的脸上阴云密布,粗鲁地打断她:“牛头不对马嘴!”随后一指坐在边上一脸自我怀疑的戴妍琦,“你来回答!”

戴妍琦愁眉苦脸,慢吞吞地站起来,绞尽脑汁却完全回忆不起刚才他讲到的内容,只好瞪大眼睛装傻:“老师刚才我没听清……”

这时周围已经有关系好的同学小声提示了,戴妍琦刚竖起耳朵,机关枪就在讲台上敲着教鞭跳脚:“你说你听不听课!”

下课后戴妍琦和同桌一起被拎到办公室进行思想教育,机关枪唾沫横飞,人如其名哒哒哒哒地说了一长串,弹匣好像永无止境。戴妍琦突然就想到了上赛季刚出道的那个黄少天,讲起话来也是黄河之水天上来大江东去浪淘尽,这么说黄少天应该是枪系。戴妍琦越想越乐,一时没忍住就在办公室里笑了出来。

同桌在笑声中转过脸来目瞪口呆地看着她。

机关枪在笑声中吹胡子瞪眼,怒吼声响彻教学楼。

黄昏给城市笼上了一层暖黄色的雾霭,戴妍琦跟同桌一起回家,夕阳把身后的影子拉得老长。

戴妍琦蹦蹦跳跳地走在前头,突然意识到什么,转过头来:“你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

“没什么。”同桌闷闷地答道,手指迟缓地卷着书包带转移话题,“要中考了,你一点都不心急吗?”

戴妍琦站在原地等她走过来,冲她扬起一个笑容算是安抚:“你怎么突然就急了?”同桌从入学以来就天天跟她厮混,尤其是这个学期编排位置时成了同桌,更加无法无天起来。

“我希望我能考得好一点。”同桌无精打采地说出本市最好的高中的名字,“我要考到那里去。”

“怎么可能?”戴妍琦脱口而出,说完才意识到失言,尴尬地耸耸肩转过头去。同桌也是那种有点小聪明的女孩子,学习却不开窍,成绩一直没有戴妍琦好。

同桌没有在意戴妍琦的话,低头边走边踢地上的一颗小石子,“对,如果我再这样荒废下去,肯定是考不上的。机关枪以前说,现在吃的苦都成就了你的将来,好像他没说错。”

未来。这个词汇对于她们这个年纪的少年总是显得很微妙,说近也不算近,说远,它又好像近在眼前。有些人沿着早就制定好的路线行走,而有些人孤注一掷。谁也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的,所以它才显得更加充满希望。

她们正在穿过一个广场,身边都是穿着校服的学生。戴妍琦抬起头,大屏幕上正在回放昨天的荣耀赛事,楼房顶上雷霆俱乐部的字样浸染在夕阳里。

人才辈出的上赛季已经过去,本赛季依然精彩纷呈,尤其是新出道的那个帅哥,叫什么周泽楷,学校里所有对荣耀有所了解的女孩子都对他神魂颠倒。此时屏幕上播的是雷霆对轮回,一枪穿云的双左轮喷吐火花,生灵灭释放出小机器人引爆,屏幕上绚丽的技能光效飞快闪动,令人眼花缭乱。

戴妍琦突然觉得,这就是她所憧憬的未来。

 

机关枪这个绰号是戴妍琦起的,现在离开了初中,还真是有点想念。高中班主任的语速居然也很快,戴妍琦又私底下喊他机关枪,新同桌笑得合不拢嘴,说你这人真好玩。

戴妍琦觉得不好玩。老同桌居然真的考去了全市第一的高中,她自己倒是中考失常,只到了一所二流高中读书。新同桌还没笑够,戴妍琦撇了撇嘴:“这算什么,我跟你说……”

“戴妍琦!”机关枪二代在讲台上叫道。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戴妍琦和新同桌被机关枪二代捉去办公室。这次戴妍琦想到黄少天也不敢笑了,立正笔直站好。谁知道机关枪二代的手段比一代还要狠毒,戴妍琦刚打开家门,父母像门神一样立在玄关两侧。

“怎么了?”戴妍琦最擅长装傻充愣,若无其事地站在门口地毯上脱鞋。

“你说怎么了?”戴母冷冷地说,“听说你上课和同桌讲小话,还给老师起外号?”

好家伙,这都能听到。戴妍琦暗自心惊,面上却滴水不漏,点头哈腰地说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这样了。

“你一点诚意都没有!”这种小把戏玩得太多,戴母早就看透,继续训斥道,“中考也是这样,你明明可以考上更好的高中!就像你以前那个同桌,叫什么……”

“妈。”戴妍琦突然头脑发热,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张口就说,“我想去打荣耀。”

“什么?”戴母愣了一下。

“荣耀是一款游戏,近几年特别火,还有比赛,打比赛能拿钱,具体你可以上网百度……”

客厅里陷入恐怖的沉默。“你什么意思?”一直没说话的戴父突然打破沉寂。

“我想辍学。”戴妍琦说,“反正我现在书也读不好,什么特长都没有,做什么你们都不满意……”戴妍琦越说越觉得悲从中来,干脆破罐子破摔挤两滴眼泪出来好了,结果她还真哭了起来。

可戴母却没有像往日一样安慰她,而是尖叫起来,听着像班花长长的指甲在黑板上划:“胡说八道!你到底在想什么?”

没有想什么。戴妍琦的脑海里划过无数她曾经看过的比赛片段,光影飞溅,绚丽繁复,各式各样的游戏角色在花样百出的地图上英勇驰骋,技能光效照亮苍穹和观众们的眼睛。胜利的欢呼和失意的眼泪在赛场上从来不缺,但这都是通往冠军的必经之路。

她也想成为他们的一员,欢笑和泪水都化为指尖精确释放的技能,每一天都是浓墨重彩。

 

欲求文明之幸福,不得不经文明之痛苦,而这痛苦就是革命。

在经历了长达一整年的斗争后,事情以戴父怒吼着“你出了这个家就别回来了”告终。其实他们已经默许了她去打荣耀的事,但仍然想用亲人的愤怒和泪水作最后的挽回,他们终究还是舍不得他们的女儿放弃安稳的捷径,走一条未知的路。这样的想法戴妍琦心里跟明镜似的,可感谢的话也只能在心里说了。

雷霆俱乐部近得很,戴妍琦每天放学都路过,过两条马路就到了。接待人员慢悠悠地出来,见到是个女孩子明显眼睛一亮,热情得过分地迎接她进训练营。太明显了!戴妍琦翻了个白眼往里走,却在看到满训练营的男性时明白了原因。

戴妍琦领到了训练营的服装,胸口绣着雷霆的队徽。说不激动是假的,但穿上又有点嫌丑,唯一的室友深有同感地附议:“满腔热血加入雷霆,看到队服就心灰意冷。”

到了训练营才发现高手如云,戴妍琦拼了命才能勉强排到前列。又是一次测试结束,戴妍琦去洗手间,洗脸时手抖得几乎捧不住水。冰水浇在脸上顺着脸颊从下巴滑落,戴妍琦突然分不清是水还是泪。她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神情憔悴,脸颊两侧的婴儿肥已经不见踪迹,唯有那双眼睛还是很亮,在洗手间黯淡的灯光下熠熠生辉。

无数个测试结束的夜晚,她躺在床上扪心自问,这条路到底有没有选对。职业圈中从来不缺有天赋的人,普通玩家中卓越的战绩放到这里什么都不算。也许父母是对的,踏踏实实地读书考大学找工作,才是最安稳的归宿。可是那样的生活她并不快乐,实现梦想的过程总是无比艰难,梦想本身却不断地往外散发着诱惑力。

算了。张学友那首歌怎么唱的,夜长梦多,总会有想回头的冲动。戴妍琦躺在床上一边小声哼哼一边摇摆,上铺室友扔下来一个枕头砸她。

戴妍琦终于见到了活的肖时钦,以前只在电视上看到过,举手投足稳重温柔又是高收入人群,去年刚出道就有无数W市小姑娘为之神魂颠倒——她们今年改粉周泽楷了。

谁知道肖时钦并没有电视上看到的那样风度翩翩的样子,队服拉链没拉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露出里面直男审美的T恤,在训练营里散步似的来回穿梭,时不时出声指导或者被拦住签名,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居家式休闲气质。遛到戴妍琦边上时他眼前一亮:终于有女……打得不错啊继续加油。

戴妍琦本来也是肖时钦W市狂热粉中的一员,如今清晰地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可是这样挺好的,肖时钦不再是电视里端着架子说官话的雷霆队长,而是自然随和具有生活气息的“我们队长”。想到这里戴妍琦心情重又愉悦,伸手敲了个大招出去,屏幕上闪出金黄色的荣耀字样。

终于有一天,戴妍琦被带去经理办公室商定出道事宜。肖时钦带着她在长长的走廊里穿梭:“你很快就要真正成为雷霆的一员了,以后要努力啊。”

“当然啊。”戴妍琦自信地答道。

正式敲定合同之后,肖时钦和她一起走出办公室。“欢迎加入雷霆。”肖时钦扶正了眼镜冲她微笑,不同于电视上僵硬的面孔,那是真正的、发自内心的笑。

“谢谢队长。”戴妍琦笑嘻嘻地答道。那个时候,身边和她一起进来的伙伴走的走、淘汰的淘汰,已经所剩无几。每次她看着身边陌生的面孔,都突然感觉到有一种叫做孤独的情绪在心中滋长。

现在就不会了。原来她有朝一日也可以熬出头,实现自己的梦想。如今的她无比庆幸当初的咬牙坚持,机关枪说的是对的,现在吃的苦都成就了你的将来。

 

“紧张吗?”肖时钦问她。

“有一点。”戴妍琦满不在乎地笑着说,“没有压力怎么行!我要把压力转化为动力!”

“好。”肖时钦也笑起来,“去吧,该你上场了。”

戴妍琦比了个必胜的手势,离开了备战席。

三分钟前她收到了两条短信。一条是母亲发来的彩信,照片里父母的脸挤在屏幕中央,背景是雷霆主场浩瀚的观众席。另一张是父亲发来的,简短得像周泽楷,只有两个字,“加油”。

就算是为了爸妈,这场比赛也必须要赢吧,不然怎么对得起那么长时间的冷战和他们的成全呢。确实,人生有很多条路,其中不乏先人无数次走过的老路,可是有时候,鲜有人迹的小路上也有别样的风光。戴妍琦笑起来,直到这时候她才敢肯定,这条路她是真的选对了。

她踏上了舞台,欢呼声潮水般奔涌而来。





评论
热度(40)

© 叙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