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野

两陷

打完比赛他们沿着选手通道往外走,吴羽策的脸色不怎么好,在光线昏暗的走廊上显得有些瘆人。外边的喧闹仍未消散,兴欣粉的欢呼声排山倒海般充斥整个场馆。吴羽策站在台边望过去的时候,那些穿着虚空队徽配色T恤的人们收拾好条幅,斗败的公鸡一样离开了。

失望是肯定的,0比10。

职业选手大多非常善于调整情绪,无论是备战还是与媒体周旋这都是必备技能。到记者发布会的时候,李轩很快换上了一副我很好不用关心我的和煦面孔,吴羽策相形见绌,面无表情地坐在一边。

记者发布会翻来覆去也就是那几个问题,李轩轻车熟路地一笔带过。问到虚空的低迷是不是标志着水平下滑态度不端正,吴羽策不动声色,一条条列举事例喷得那记者灰头土脸。轮到兴欣时他站在门边回头看了眼,兴欣竟然派了魏琛方锐和叶修来,方锐赢了比赛腰杆都挺得比平时直,跟另两个配合着信口开河,把台下一帮子举着录音笔的新嫩记者气得直跳。

他们从后门离开体育场,路灯孤零零地投下昏黄的光。吴羽策刚开机,方锐的新短信好巧不巧地送进来,简简单单地说你愿不愿意跟我单挑啊。

吴羽策刚要回复,方锐又急匆匆地补充:“场馆侧门边上那家灰扑扑的网吧,我等你啊。”

吴羽策握着手机想了会,回头冲李轩随口扯了个理由。他裹紧大衣沿着体育馆高大的外壁走,十二月的风冷飕飕的,透过并不厚实的衣物激起大片鸡皮疙瘩。私下PK为什么还要约定比赛场所呢,吴羽策被扑面而来的大风吹得一阵哆嗦,晃着脑袋想不通方锐的逻辑。

 

他找到了那家网吧,大半夜里不舍得开灯似的,头顶一个颤悠悠的大灯泡吐出白森森的光,周围上网的寥寥几个年轻人也是一副好死不死的僵尸样儿,阴沉气氛里方锐大喇喇地开着小号网游里虐菜,着实一股清流。

吴羽策跟老板要了上机卡,到他对面空位坐下,方锐手上不停还转头瞅眼他,随口说了句吴女士你来啦。虚空副队换下配色古怪的队服穿着周泽楷爆款长风衣,帽檐拉低露出线条硬朗的下颚,看起来还真有点小帅。

吴羽策边开机边硬邦邦地纠正,吴羽策。这破网吧省电归省电,键鼠配置倒不错,他也摸了张小号刷卡登陆,那边方锐按键盘按得风生水起,对面已经换人了。“打不打?”虎背熊腰的鬼剑在竞技场里转了两圈,吴羽策没心情看他虐菜,出口打断他的兴致。

“打啊,当然打。”方锐忙不迭地应声,手上操作骤然加速,键盘暴雨般噼里啪啦响,对面血条股票似的猛跌。他麻利地结束对战,钻进了吴羽策的创建的房间。吴羽策的小号id叫山鬼,而他自己的则草率而不要脸,叫大哥别打我。

载入界面上对这幅图的描述是大学校园一角,三面都是破败的教学楼,右侧有一片不知道多大的树林。这图空旷区域相对较小,主场景在教学楼内部。方锐刷新在三楼走廊上,他操纵大哥别打我趴在窗台边张望了一下,没有山鬼的影子。

你在哪啊,方锐藏到一个教室的讲台下,发消息给山鬼。

吴羽策没回,方锐透过耳机听见他的键盘响声非常有序,应该是在走位。网吧PK就是好,他随便感慨了几句,大哥别打我小心翼翼地挪到楼梯口下楼。

谁知转角遇到爱,山鬼出现在了二楼,视角刚好转向楼梯口。方锐搓了个气波弹,对方回敬一个鬼斩,丢出攻击后又都熟练地避开,并未造成什么伤害。就这么敷衍地交换了个技能,方锐转头就是开溜。吴羽策也不追,鬼剑士在没有优秀地形的条件下是占不到便宜的。山鬼继续在二楼漫步,穿过长长的走廊到另一栋教学楼去了。

那边方锐刚下到一楼,立刻就地找了个灌木丛蹲着。此时没有裁判介入干扰,方锐等得感觉自己快要长草,吴羽策居然一点都不急。他只好又在频道里重复了一遍:你在哪呢?

吴羽策真的回了,但不是坐标,他说我在二号教学楼二楼第二间教室。

方锐边往一号楼上走边琢磨这是不是吴羽策故意嘲他二。虽然他完全可以在草丛里蹲到地老天荒,但这是娱乐局嘛,人第二天还要回虚空呢,还是让着点速战速决。他从一教三楼的走廊绕去二教,耳机里一点风吹草动都没有,对面的键盘声也停了,只有外边的天光洒在地板上敞亮得很,方锐隐隐觉得前方高能。

斜地里刀锋划出一道银色,方锐操作角色闪身跳开,大哥别打我双手舞动挥出个推云掌,这技能离得越近击退效果越强,他们又离得不算远,山鬼往边上堪堪一避,鬼剑士后接满月斩几乎是本能。

大哥别打我一矮身子,掌中气劲飞快蓄力,不闪不避吃下这一击的同时念气出手飞快轰出,气贯长虹。山鬼从容不迫地打开残影防御,太刀挥舞再次释放鬼斩,一抹妖艳的紫红色火魂之力在刀锋上摇曳起舞,炎噬满月峥然而至。方锐迅速收招十指如飞,大哥别打我的周身瞬间笼罩上一层半透明护罩,拦下了炎噬满月。

吴羽策并不怜惜被化解的技能,山鬼脚下一圈鬼神之力升腾而起,刀魂守护,智力和力量大幅度提升,冰魂刀斩随之飞出,簌簌冰花裹挟暗蓝色光芒席卷而至。这个技能有几率冻结目标,方锐不得不避,双手摆出个古怪姿势似乎又要搞出什么个技能。

吴羽策发自内心地觉得方锐的姿势丑到了极点,不过既然有效那也无可指摘。他一边操纵山鬼走位,预判大哥别打我的下一步攻击,一边继续强攻,太刀上升腾起一团黑雾,暗影鬼斩,要命的致盲效果。他的手速正在提升,漆黑刀锋来势汹汹,大哥别打我避无可避,念气罩正在冷却。

这一幕似曾相识,几个小时前的擂台赛上,吴羽策就是用这样一个附带暗阵的月光斩削掉了他一大截血。总不能在同一个地方吃两次亏吧,方锐冷笑一声,大哥别打我面前气波盾升起,他的血量虽下滑了一截,到底是没有触发致盲效果。

趁吴羽策一个短暂的反应空当,念气旋转成球爆裂而出,螺旋念气杀将山鬼击飞,大哥别打我的右手在空气中飞快画了个诀戳向空中,截脉,山鬼的四围数值毁灭性下降。吴羽策试图摆脱浮空状态,方锐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大哥别打我的白色广袖在纷乱念气中飞舞,气功爆破,闪光百裂,念气喷涌而出,山鬼再次被击飞。

吴羽策咬牙,大爆手速释放出个死亡墓碑打断了方锐的吟唱,脚下迅速铺开静默之阵,方锐打得兴起猝不及防,技能迅速被封锁。没事,他气定神闲地闪避着攻击往鬼阵外边走,一双自诩真诚的眼睛紧盯着屏幕,等待着下一个时机。

方锐以百分之八的血量站到了最后,他摘下耳机撂在桌上心满意足地伸了个懒腰,屁股下的转椅嘎吱嘎吱地呻吟。吴羽策拔出账号卡关机,站起来敲敲他的桌子。

“怎么?”方锐懒洋洋地瘫在转椅上。

“我输了,请你吃夜宵。”吴羽策说。他的脸色算不上好,在昏暗的灯下更加阴沉,输了比赛又输了pk,估计没人脸色会好得起来吧。

 

他们出来的时候街上没有多少人,看比赛的荣耀粉大多数都已经离开。回想起来有些后怕,幸好那网吧阴沉得令人没有消费欲望,否则以他们的荣耀水平,大概刚刚开打就被认出来了。

夜市永远是城市夜生活的一个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他们寻到一个烧烤摊坐下,周围坐着几个高声谈笑的年轻人,啤酒瓶敲在地上发出激越响声。方锐兴冲冲地去摊前点餐,随着他骨节分明的黄金右手在食物间指指点点,老板脸上的笑愈发灿烂。

吴羽策在方锐热切的目光中不动声色地摸了下钱包。

方锐提着一打可乐过来撂在桌上,“今天我们以可乐代酒,一醉方休!”他豪情万丈地发表宣言,开了罐可乐仰头闷一大口,被爆炸般的辛辣味道激得五官皱成一团。

吴羽策看着他不置可否,也从袋子里拿过一罐,右手挑起拉环熟练地一弹,汽水随清脆悦耳的嘭一声打开,那动作简直潇洒至极,方锐眼睛瞪得几乎夺眶而出:“很牛啊,平时没少练吧,撩妹用?”

“你想学我教你啊。”吴羽策避而不答。

“到底是要撩谁?”方锐穷追猛打。辣翅上来了,在冬季的空气里升腾起袅袅白雾。方锐随手抓起一串开始啃,眼眶立马就红了,那双好看的眼睛在头顶那个小吊灯的普照下水光潋滟,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撩你。”吴羽策大概是被他问得烦了,不假思索地回答。

方锐立刻就不说话了。扑面而来的北风把吴羽策吹醒,他盯着方锐沾满辣油肿了一圈的烈焰红唇,低头继续吃他的烤牛肉。桌上一片尴尬的沉默,只有后头那桌年轻人还在借着酒劲喊话的声音。

“真的啊?”方锐突然问道,吴羽策抬头看他,方锐用那种一如既往的真诚眼神盯着他,令人捉摸不透的情绪埋在微微上挑的眼尾。

“当然是假的。”吴羽策流畅地回答,还笑了一下以表示恶作剧成功的喜悦。他很少笑,尤其是在这样的时间和情境下,方锐呆滞地看着他双眸微眯嘴角上扬,一种说不出的僵硬。

于是方锐就跟着他一起笑了。

他们就着烧烤继续天马行空地聊,职业选手的话题不外乎就那几样,很快又回到了职业联赛。一说到比赛吴羽策好不容易缓和的脸色又不好看起来,变化过程精彩纷呈,方锐想笑不敢笑,绷着张脸一本正经地安慰他说吴羽策同志不要灰心。

吴羽策没有理他,仰头喝了口可乐。“下一场,我们会赢的。”他说。

“祝你成功。”方锐狡黠地眯起眼睛。他凝视吴羽策浸在灯光里的侧脸,看起来像时尚杂志封面。“不瞒你说,我们兴欣是要拿总冠军的。”

吴羽策又笑,这次比较真实,虽然几乎只是抽了下嘴角,而且意味不怎么好。

“你不信我啊?”方锐作势拍桌。

“我相信你。”吴羽策低头拿起一串五花肉,烧烤的香味弥散在夜色中。冬天吃烧烤确实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评论(2)
热度(33)

© 叙野 | Powered by LOFTER